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
澳门威尼斯人37:尼康被网民责备“性别轻视”

文章来源:中国科学院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年04月27日 07:09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澳门威尼斯人37侧帘掀开,韩蛰眉目冷峻,“我们出城,你回吧。”“这样大的雪,出城去哪?”韩瑶脱口问出,猛然醒悟过来,赶紧闭嘴。旋即调转马头,一声不吭地回去了。韩蛰遂吩咐车夫从京城南边的安化门驶出。南边民变愈演愈烈,韩家欲插手军权,田保却在永昌帝跟前百般挑唆,拖延阻挠。战事紧迫,两虎相斗,这个年势必不会过得安稳。在战火蔓延,他再骑战马之前,他想带令容去看一看城外雪景。他已有许多年不曾到城外赏雪。旁边宋重光却听得心惊,挑眉看向韩蛰,“表妹回金州,身边没人跟着吗?那人既然拿表妹开路,想必是知道她的身份。往后出入,还是该多安排人保护。”语气中颇带不满。韩蛰瞥他一眼,难得的好脾气,“往后自会留意。”“人能安然无恙地救回来就好,”宋建春打圆场,“冯璋的事我也见了邸报,听说势头凶猛,不太好对付。益儿在楚州为官,处境如何?”“他已修书给家里,说蒙朋友搭救,性命暂时无碍。”宋建春颔首,遂说起冯璋的事来,韩蛰说起此事,也颇忧心忡忡。�令容唇边不由浮起笑意,盯着灯笼出神。韩蛰脚步微驻。“想看灯笼了?”他突然问。令容愣了下,哪敢说心中所想,便颔首道:“嗯。快到元夕,又能有花灯看了。”韩蛰睇她一眼,“到时候我带你出去。”“可以吗?”令容甚感意外,“我是说,夫君不用陪着老太爷吗?”这还用说!没了樊衡,她这人质根本是累赘,还是不能扔的累赘。长孙敬虽不怕锦衣司几个小兵,却不想在官道闹出动静,心思一定,当即抖动缰绳,循着小路往山上驰去——若能躲过甩开,自是万事大吉。若躲不过,在深山中交战,总比在官道旁出手要好。他一跑,锦衣司那几人亦小跑来追,渐渐的呼朋引伴,竟又招来数人。长孙敬见势头不对,当即夹动马腹,越跑越快,左手执缰,右手握剑,浑身戒备警惕,像是蓄势待发的弓箭。令容的心跳亦随着马速越来越快。她不清楚锦衣司这些人的出现是不是巧合,先前数日镇定是为麻痹长孙敬,她心底里没有一刻不盼着韩蛰能带人来救。而今锦衣司的人渐渐围拢,她有了期待盼望,目光便往四处乱搜,盼着能有救星从天而降。

“去吧。”“孙儿告退。”韩蛰告退出门,韩镜仍旧站在紫檀长案后,皱眉沉吟。……走出藏晖斋,韩蛰神色冷凝,连韩征从不远处打招呼时都没留意到。日头已上三竿,府中亭台屋舍皆笼罩在阳光下,树荫浓绿,松柏高耸。韩蛰脑海中一时是长孙敬的事,一时是韩镜的威胁,一时是昨日携手游山时的风清日朗,一时又是令容那晚噩梦惊醒,说梦见有人想杀她。��“你忘了手炉。”韩蛰说罢,也躺进被窝里,却没乱动。日间公务繁忙,无暇考虑琐事,这会儿见令容别扭,他便猜得是为昨晚逼她亲吻的事。朝堂上的事千头万绪,险恶繁重,韩蛰都能理出丁卯,或铁腕狠厉,或刚柔兼济,迅速处置。这事儿却能难倒英雄汉,韩蛰自知酒后失德,欺负她无力反抗,心里虽忍不住高兴,却也知道她心中不悦。但这种事,嘴里说不出来。思来想去,也唯有买几样她喜欢的物件,做些美味的饭菜方能哄好她。他侧头看向枕畔,令容裹得跟蚕蛹似的,背对着他,呼吸绵长。他瞧了片刻,阖眼调息睡下——因冯璋叛乱的势头太猛,朝廷措手不及,韩镜后晌已传书给他,命他早些回京,明日一早便须赶路。

�韩蛰神色微变,“那两人是咎由自取,傅氏却不同……”“优柔寡断,妇人心肠乃是大忌!”韩镜打断他。韩蛰分毫不让,“祖父教我读书为政,这条路固然要权谋狠厉,但若事事斩尽杀绝,对无辜妇孺也下手,如何成为明君?有罪有过之人,孙儿自不会有半点手软,但傅氏从无过失,昨日长孙敬偷袭时,还是她引开长孙敬救了孙儿性命,岂能以怨报德?”韩镜一愣,“她引开长孙敬?”“是她。祖父若不信,可查问在场的羽林侍卫。”韩镜万分意外,将他盯了片刻,知他不是说谎,才稍缓怒色,道:“她能有这份心,倒也难得。但温柔乡是英雄冢,她若蛊惑于你,带累府中大事,我一样不饶。为着这件事,府里府外,多少人战战兢兢,苦心筹谋,我决不能容忍你因妇人而出半点岔子。”屋内安静得针落可闻。片刻后,门帘轻动,脚步微响,紫檀屏风后转出韩蛰的身影,玄色官服贵气威仪,腰间悬着长剑,神情冷凝肃然。太夫人未料他会在这当口过来,神色一缓,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“回来的路上碰到母亲,她说祖母近来身体抱恙,让我多来问安。孙儿近来繁忙,行事疏忽,还望祖母见谅。”韩蛰躬身行礼,见令容仍旧跪着,伸手握住她手臂,轻轻松松地扶起来,“母亲说有事要商议,叫孙儿先等着,陪祖母说话。”太夫人还在为令容的话惊愣,见韩蛰神色不对,并未多说,只道:“先坐。”韩蛰依命入座,见唐解忧站在帘后,面色微沉,“表妹也过来。”��年节的热闹氛围似乎被隔绝在外,墨色深浓的夜晚,这座牢狱愈发森冷高大,黑睽睽的暗影像是蹲伏的巨兽,许多鲜活的人命有进无出——其中不乏恶贯满盈的江湖宵小,也不乏人面兽心的朝堂重臣。五名活着的刺客,能吐出的东西实在不少。韩蛰在狱中整整待了一宿,次日清晨,便带两名随从亲自前往笔墨轩中。年节里生意冷清,笔墨轩关门数日,初四时重新开张,也只有半数伙计留下来照应,生意门可罗雀,都颇清闲。韩蛰过去时,伙计正懒洋洋地卸铺面门板,见有官差过来,也不认得品级,只陪笑道:“大人您来得可真早,快里边请。”“你们掌柜呢?”韩蛰身后紧随的下属问道。田保由低贱卑微的小太监飞黄腾达,最恨人拿他的太监身份藐视嘲讽,想着那奏章上的犀利言辞,心中更恨。正拿身旁伺候的小太监撒气呢,听人禀报说高修远在门外,稍觉意外,叫人带进来。……高修远最初进这座府邸时满心感激,而今却颇厌恶,不肯去厅里,只在庭中站着。“我今日过来,只是想问两件事。”他盯着田保那双微眯的眼睛,“郝掌柜是你的人?”田保笼着袖子笑了笑,“他是我干儿子。怎么,他终于说动你了?”�

令容冷嗤,“你既然顺利出城,自管逃命就是,捉我做什么!”“原本只想逃命,可少夫人引来了锦衣司的细犬,我为保性命,只能请少夫人亲自送我一程了。不必慌,我只想拿你开道,没想伤你的性命。只要往后碰见樊衡,少夫人能像在城门时那样助我脱困,我就不伤少夫人一根汗毛,如何?”长孙敬的嗓子应是在狱中坏了,声音像是从胸腔吐出,沙哑沉厚,那双眼睛直直盯着她,有种赌徒得逞的猖狂。令容不答,只蹙眉道:“先解开我。”天色尚未大亮,这条路僻处郊野,前后没半个人影。长孙敬并无顾虑,转至令容身后,解了绳索。令容理了理乱发衣裳,揉着双肩缓解酸痛,试探道:“明明已逃出了京城,凭你神出鬼没的身手,锦衣司的人未必拦得住。何必白费力气去捉我?带着我只是累赘,反不如你独自逃命方便。”韩蛰任凭她安排,因厨房离银光院颇远,怕耽搁太久损了味道,遂拎着食盒去附近的水榭,夫妻一道用晚饭。……天色已经暗下来了,仆妇们正在矮个点亮灯笼,水榭里虽点了灯烛,仍显得昏暗。令容坐在韩蛰对面,方才的郁气散尽,对着满桌美食,吃得心满意足。盘中最后几粒笋尖都被她抢走,清香翠爽,齿颊留香。她意犹未尽,见韩蛰神色也不似最初阴郁冷厉,才牵出笑意,“夫君的厨艺真是出神入化,红菱炒笋尖也算是拿手的了,却还是不及夫君做的。除了用料火候,还有旁的秘诀么?”他睡意顿无,看向外面,长垂的纱帘外,她的身姿影影绰绰,正站在窗边出神。夜色暗沉,风从半开的窗户吹进来,纱帘半卷。她的背影窈窕单薄,双手抱肩,披散的青丝微微扬起。韩蛰保持仰躺侧头的姿势,就那么看着她。许多事浮上脑海,从她最初嫁进韩家,到如今的点点滴滴。从前他孑然独行,满心冷厉,常年在外奔波,哪怕回府,也是在书房歇息,甚少回到银光院,也从未想过红袖温柔,软玉旖旎。直到娶了她,渐渐的,他习惯了身边多个娇软身躯,习惯清晨睁眼时看到她,习惯她准备的精致早饭、捣鼓的各色糕点。然后就有了期待,在外奔波、劳碌回府时,不自觉地想起这座院落。�往年女眷去进香,多是用了午饭再出门,后晌正好回来。这会儿还早着呢,她去跨院,显然是躲着他,不想同行回院。——肯定在为昨晚的事害羞。韩蛰将她盯了片刻,颔首,“好。”出了丰和堂,也没去银光院,先往书房走了一遭。这头令容去找韩瑶,那位梳妆已毕,也跟杨氏问安过了。两人坐着说了会儿话,去杨氏的小厨房熬了清淡的粥,陪着杨氏用过午饭,便跟着二房的刘氏婆媳一道出门,去寺里进香。满京城的贵家女眷几乎都在这日进香,韩家哪怕避开最拥挤的前晌,到寺里时也是人头攒动。令容跟着进香许愿,求了福袋,乘车回去时瞧着街市两侧的喜气洋洋,心里总算痛快了许多。回府已是后晌,令容回到银光院,不见韩蛰,却见一方食盒摆在桌上。

��“你也喝醉了?”他斜睨醉眼。令容大怒,“你故意的!”韩蛰手臂收紧,将她带得前扑,跌在他胸前。淡淡的酒气萦绕,他胸前残留沐浴后的潮湿热气,她侧脸撞上去,立时火烧般热起来,顾不上忌惮,一拳砸在他肩上,“折腾人很有意思吗?”头顶上韩蛰低低的笑,像是那回她被胸卡在岩缝里进退两难,他转身偷笑,令人恼火。令容脸涨得通红,尝试着爬起,却被他强行按在胸前。“令容。”他笑意微敛,神色正经了些,“我有事跟你说。”��目下的情形,韩家显然是很好的选择。韩家有意结亲,显然也是想踩上未来东宫的船,不管将来君臣如何相处,这会儿给甄皇后添韩家的力,有益无害。不过这事儿总得男人们定,甄夫人没擅自做主,只是愈发殷勤,因提起甄皇后这两日身子不适,还跟杨氏约定明日一道入宫问安。……翌日清晨,令容很早就醒了。活了两辈子,这是她头回入宫见驾,虽说那昏君令人不喜,皇宫却是座瑰宝。�夜愈来愈深,迷糊入睡之前,令容听到他的叹息。




(责任编辑:惠怡琼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相关新闻


© 1996 -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  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 

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:1008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