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
宝石风暴之连环夺宝:工作人员都看不下去了

文章来源:中国科学院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年04月27日 15:03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宝石风暴之连环夺宝��虞归晚:“没事我就挂了。”傅沉:“嗯。”化妆完了后,成薇也回来了,对她的服装造型都特别满意,正在后台侯着,还是忍不住提醒她:“有时间就再听两遍歌,等会别紧张得忘词了。”听完这话,虞归晚心里紧绷这的那根弦彻底崩了,本来还在心里跟自己打气来着,此时扁扁嘴说:“薇姐,你就不能抬举抬举我么。”“有句话叫严师出高徒,自个反思下。”成薇一脸委屈,继续说:“再说了,这能怪我么?”虞归晚:“呃……”好像确实不能怪她。会所里唱歌的唱歌,玩纸牌的玩纸牌,各种声音交织着,好不闹心。池渊坐在转椅上,端着杯酒一饮而尽,喉咙火辣辣的,抬眼看着坐在对面的傅沉,十分不解:“池漾那小子胡闹,你怎么也跟着?”傅沉懒散地靠在沙发上,挑眉反驳:“赚钱的事怎么能算是胡闹?”“再说,你见我什么时候胡闹过?”池渊沉默半晌不说话,心里暗道“那倒也是”。不过别人公司起内讧,趁机去插一脚实属不道德,不过这举动倒是把商人本质体现得淋漓尽致。池渊笑笑,接着又问:“准备进击娱乐圈?”�

���池漾感慨道:“要是娱乐圈多点这种明星,也是观众之福啊。”傅沉的目光似有若无地往虞归晚那边看过去,最近给他的惊喜不少啊!因修改剧本,下午拍摄搁置。虞归晚乐得高兴,脸上擦了清凉软膏,恨不得马上回房间睡觉,成薇和桃子都陪着她。成薇说:“苏梓语最近太嚣张了,仗着苏董,还真是无法无天了。”桃子连忙接着说:“刚打晚姐姐耳光的那个丫鬟,我看她跟苏梓语走得很近,说不定就是故意的,真以为我们好欺负啊?”

�余光看到一旁等戏的虞归晚和盛琛相谈甚欢,心里的难受程度又上升了。“陈导,不好意思不好意思。”苏梓语面带歉意,手脚无措地站在陈上面前。陈上“哼”了一声,扭开头,声音很大地指责道:“丽嫔这个角色你有没有好好研究?剧本究竟有没有好好看?丽嫔在这个阶段是娇纵的,心气高的,对太后也是敷衍态度,你说说你那身子发抖,低眉顺眼,头快埋到地上去干嘛?见不得人吗?”不是他不给面子,知不知道这样子多拖进度。“是是是,陈导教训得是。”苏梓语态度很是谦卑。陈上撇了她一眼,继续说:“还有,你知道最后那句台词有多重要吗?是这段剧情的画龙点睛啊!居然还给老子忘了,有没有搞错。”真是越说越气。还在一直跟他搭话,看得懂眼色不,能不能别在他眼前晃悠。以前把她当成小女孩对待,位置放在跟傅明月相差无几上,无绮念。如今,未必了,谁给她的勇气一二三再而三的来惹火他的。真没点脾气,所以好欺负?还是当成一种兴趣,或生活的调味剂?虞归晚嘴角挑衅地笑容微凝,带着打量地眼神看他。第一次对她说这种,能让人臆想连篇地话。有一种痞味,还带着点狠劲。“谢娘娘。”一行太监,丫鬟浩浩荡荡地离去。明婕妤一身天蓝绸缎,衣襟,袖口包括裙摆都是极好的刺绣,衬得她肌肤如雪,身段窈窕,眉宇间的愁容让人心生怜爱。又一年,枝桠上的梨花又开了。“绿珠,你去前面打赏,让下人们绕道,我头有些疼,在此地稍作歇息。”绿珠一脸惊慌:“娘娘,是否要奴婢去告知皇上。”要论后宫第一人,非她家娘娘莫属。明婕妤抬眼一扫,说话柔中带刚:“去前面打赏吧。”颇有后宫宠妃的风范。�#苏梓语三|级片##苏梓语堕|胎##夜总会苏梓语#这几个话题热度都是杠杠的,确实在成薇查的资料中,苏梓语小时候家境殷实,也是个倍受宠爱的娇纵小公主,不过世事难料,在她十岁左右时,父母在外谈生意车祸身亡。之后因年纪尚小,家产被唯一的叔叔霸占,还是过了几年好日子,等唯一疼爱她的奶奶去世后,日子便难过起来,经常被堂妹苏珊欺负,上了大学便兼职做模特,被人骗去拍三|级片,后来索性不自爱到底,作风开放,大二的时候曾悄悄堕|胎过,出入夜总会寻求资源是家常便饭,不过正式出道前,她叔叔倒是帮她清理过一遍。不过只要诚心,存在过的事实,哪有挖不出来的。手机瞬间弹出来几条微信回复,最为显眼的是傅沉的。“耳环真的在他那儿,有空过去取。”大概就是这个意思。而且还是半夜三更发的。还有几条是傅明月的。“晚姐姐,你什么时候有空啊,我回来几个月了都没见到你,能否让我插个队预约下。”“那天三叔回来被爷爷打了,就因为没有找到媳妇,哈哈哈哈哈!!!”虞归晚一双大眼睛咕噜咕噜转,一脸地不可思议,喃喃道:“被打了?”有点不敢想象那个画面。�

�傅沉不想听她巴拉巴拉,直接启动车子,左耳进右耳出。虞归晚自个说起没劲,也就不说了,转而爱不释手地拿着两个红本本钻研,毕竟这是第一次。手指温柔的摩挲着并不太好的纸张。今天,12月22日。终于安静下来,傅沉问:“晚上想吃什么?”虞归晚矜持的说:“我不挑食的。”如果要是成薇听到这句话,一定会火冒三丈。傅沉打着方向盘,漫不经心地反问:“是吗?”虞归晚受宠若惊,突然坐得端正了起来,“没有吧!”要不然怎么会跟她扯证呢。“你们俩既然是装的,那全世界都知道你跟傅沉谈恋爱了,是不是准备近几年都不找对象,也不打算结婚了?”虞妈妈一个字咬得比一个字重。虞归晚联锁反应答:“不是。”“那是怎样?”“我还是喜欢傅沉。”虞归晚一脸的笃定,就算逞强也要逞强得像一点,“既然他没有女朋友,我还是有机会的。”��

晚上,吃完饭后,三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虞归晚看得无聊,便拿手机出来刷微博。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#虞归晚剧照##虞归晚苏梓语#她上热搜了,第一个她是知情的,《扶桑》官方微博发了两张剧照。可第二个是什么鬼?谁能告诉她?苏梓语是谁?跟她很熟吗?并没有。饭桌上,大家一阵欢声笑语,举杯同庆,都说着祝福词:“祝大家新年快乐,新的一年越来越好,明岚传也越来越好,也祝各自已经杀青或者将要杀青的小伙伴也越来越好……”几轮敬酒过去,虞归晚微醺,饭没吃多少还竟打饱嗝,胃里也翻江倒海的。池漾是个记仇的,这时候还端着酒杯过来捣乱,笑意张扬,“三嫂,第一杯敬你跟三哥越来越好……”虞归晚又晕乎晕乎地喝了一杯。“三嫂,第二杯敬你拍戏敬业的态度,让我都不得不钦佩。”虞归晚话都不想说,不是不想说而是没力气说,还不如闷着喝酒来得爽快。�这个天越来越冷, 冷风刺骨, 又加班加点的赶进度, 剧组里好多人都感冒了,就连陈上也不例外,分贝也跟着小了很多。二月初,临近春节只有半个月,阮韵也正式杀青了。相处了一月之久, 两人各种合拍,虞归晚总有种离别的伤感, 受环境的熏染,眼睛也有些涩涩的。阮韵拎着大包小包,一行眼泪顺着脸颊无声地滑落, 跟众人拥抱离别, 说话又特别煽情。“陈导谢谢你的慧眼, 特别特别感谢,我也特别特别幸运能那么早就遇见我的伯乐,我家境普通, 何德何能第一部戏就能演你的戏……”后面越说越哽咽,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。弄得陈上哭笑不得, 象征性回抱了一下。�他声线冷到了极点,身边全是他的气息,饶是虞归晚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,重重咬了下嘴唇,关键时刻可不能怯场。随即转身,仰头看着他,眼底波光流转,身子靠在洗手台上,也不管台上的水渍打湿腰间的布料。虞归晚咧嘴笑,符合着他的话,“嗯……好像是霸道了些。”那副样子,是真的挺讨打的。没两秒钟,看着她那双湿漉漉的杏眸,秀气的眉毛轻轻蹙着,贝齿轻咬着红艳艳的下嘴唇,可怜兮兮的模样,傅沉那股火再也冒不上来,问道:“你怎么在这?”虞归晚回,“我怎么不能在这。”她要豁达,她要简单,她要不乱于心,不困于情,不畏将来。回到家,两人吃了饭,傅沉的目光一直在虞归晚身上转,眉头紧锁着,她看似正常,实际上一点都不正常。问了,她不说。这么多年来,他从来没为一件事这么无力过。虞归晚洗了澡出来,穿着半透明的棉质睡衣,晃眼看到傅沉站在阳台抽烟,多看了两眼,烟雾缭绕,脚步顿了顿,最后还是走到床边,掀开被子,躺了进去。视线却一直锁定在他的背影。�




(责任编辑:郑俊雄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相关新闻


© 1996 -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  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 

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:100864